写作是一种暗器,只在适当的时候投掷。
Mar 10
月飘海上 鲸破冰
洋流绕行水中的十字路口

今夜我手握团雾 晦暗如风
惩罚只是一道光芒

来自矿床的金刚
切割一个世纪 马蹄虹

印刷着白垩纪的天空
火山空洞的颂经 像地震中的电台

陷入冰川中的派出所
用审讯发送磁场

爱一个人不需要银河系
只需要一棵树所有的叶子

Mar 9
那些细长的鸣禽
接受了羽毛球的飞行课

从猥琐的嘴里驾驶的色情
止步于呼吸器和藕形兽

美好的发育和每个人捉迷藏

光滑的 跳水队在码头
阻止支流 阻止涡轮机无休止的背诵

折磨像炼丹者手中的水银
而体内的化学比疼痛还耀眼
Mar 5
致YZ

葡萄般的科室
有冰川一样的药剂师
爱印刷病毒
爱妇科检查的性质

去运输
整个隧道的机场 淹没呼吸

灵芝的信号灯
在悬崖上叹气 唉
空楼道只有瀑布

雪山绷带 骑着白鳍豚数水电站
数到腰酸

针叶林扫描着等高线
疾病扫描着来回走动的女孩
Feb 22
皮火山在攒雨水

口大开 白色旅行的终点是雪
是打格子的观音

游泳池的亲戚在攒雨水

攀岩的护士 折叠着
像手术器械一样划口子

运动会也在身体里面攒雨水
Dec 30
攀登一点儿也不可靠
摘灵芝的手陷入浓雾

睡眠从内部挖掘磁铁
旅客已置于山顶的大殿

从松树上跳下 却摔到在风景画里
雪从来没有饶恕尖顶

我和每个人都有距离
就像氢和氧拒绝变成水

按砝码来安排金属的质量
不如按温度来安排河流的走向
分页: 1/7 第一页 1 2 3 4 5 6 7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