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城市中游牧
Dec 1
就在一刻前,感觉到了风,是的风,从树梢掠过水库,从猩红的风筝到亭子后的龟背上,我在手里玩着一只小石块,觉得像玩着电话的听筒,心理默念着一个号码。

过去我打过无数次这个号码,也就是你的号码,你也一直用着这个号码,没有变过。

这只小石块过去一直浮在天池的水面上,或者已经飘到了岸边,它是火山熔岩所形成的,重量很轻,整个表明布满了透气孔。当我在岸边捡到它的时候,望着对面山上的积雪,没有感觉到周围有任何动物。

即使在树林中也没有听见任何鸣叫。我被盘山公路缠的紧紧的,没有任何呼吸,只有这个号码像爬行动物一样出现在我挣扎的记忆里。

记得坐火车我经过很多次隧道,风在耳边忽忽忽的,时间仿佛在等待着光再一次来临,你模糊的脸庞像鳞片一样飞来,像鳞片一样飞去。

直到昨天下午,我在一个站台上才找到一只相似的小石块,不过仔细看后,我觉得它竟然像别人扔下的塑料残片。
Dec 11
每天都是阴天  风只是一种奢望
恰好在火车拐弯所形成的曲线中  我想着这样的天气
会伤害所有植物的天气

他们分子裂变式的悲伤不能拒绝  他们站立的时间上落满了灰尘

不能充分燃烧的气体
堵在每个医院的门口

我穿过霰弹一样的人群
我随手在树干上写下Fibonacci Series
May 30
地震的时候我在北京的一个地下室,一点感觉都没有,后来过了一个多小时,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问我知道地震了吗?我就赶快打开电视去看,当时的感觉是这次地震不小,不过也没想到如此巨大,伤亡如此之多,我记得只是在第三天时去捐了一些钱,不是很多,当时很多报道还没有出来。

让我吃惊的是这次民间力量在地震中的表现,所有人都很团结,争取尽点力量帮助无辜的灾民,国家也很重视,温总理让人感到钦佩,军队的动员也非常迅速,感人的事迹比比皆是。

不过,这次很多无聊的网友搞什么“捐款排行榜”以及什么跨国公司“铁公鸡排行榜”式的道德逼供,没有一点必要,我看是吃饱了撑得,眼睛只看着别人,对自己就得过且过。
Sep 17
前天晚上去看了丹麦国家舞蹈团的两个现代舞作品,在后海旁边的解放军歌剧院,共演出了Tim Lushton所编舞的两个作品《野兽公园》和《粉笔》,没有什么舞美,灯光也很极简,演员的表演糅合了现代舞和芭蕾的动作,动作收放自如,准确到位,而且有一种古典的优雅和震慑人心的东西。

《野兽公园》比较抽象一些,体现了人类对于生存的恐惧和矛盾,夹杂着怀疑和反省,以及本能的不知所措感。但是感觉舞蹈的动作还可以更极简一些,可能Tim Rushton以前是学芭蕾的,所以融会了很多古典的编舞技巧,这点我不是非常喜欢,更喜欢脱离舞蹈功能之外的一些东西,这在《粉笔》中有所体现,加入了一些行为和装置的感觉,最后白色的粉末在幽暗的灯光中从天而降,十分神圣和诡秘。

后来演出完了以后,我们几个人一起去后海聊天,和Tim Rushton交流了一下,他们也想结合多媒体作些新的尝试。10月份会在纽约演出,然后在莫斯科。期间有个呆在纽约的华人年轻编舞聊了很多美国的情况。
Sep 2
仔细想想,自己在英国已经呆了五个多月,而且竟然能够忍受下来,觉得真是无论去地球最恶劣的地方都可以了。如果一个国家几乎每天都在下雨,潮湿阴冷的空气、沉闷保守的人群和几乎没有什么野生的环境下,我相信很多人都会崩溃,如果不崩溃的话,也会有崩溃的回忆。

记得刚到的时候,还有点新鲜感。首先去了格拉斯哥和爱丁堡,不过去格拉斯哥的路上竟然需要倒三次车,中间还坐了两个多小时的大巴,而且只有我一个人,是专车吗?把我晃的够晕了。路两旁全是圈地运动时候留下的一块块草地,感觉人工草坪一样,上面有很多羊,黑色的头白色的身子。

格拉斯哥是个衰落的工业城市,和英格兰的建筑有些不同,有很多石头砌成的古典建筑,颇有古罗马的遗风。Kelvingrove Museum收藏的东西很多很杂,旁边的交通博物馆有些很好玩的电车和火车。至于当代艺术空间,离格拉斯哥艺术学院不远的ICA有个移动的光影装置还不错,还有就是市中心的GOMA,里面收藏了一些苏格兰当代艺术家的作品,Christine Borland的一件装置很有意思,她用白色粉末在的玻璃面上画了一个人的骷髅形状,在旁边的两盏射灯照射下,你可以看见三个反射面。最后还去了一个Tramway的地方,离市区有点距离,是以前的老电车站改装的艺术空间,印象非常深刻。

古堡就在爱丁堡的市中心的山上,在上面可以看到整个城市,周围环海。整个城市有一种哥特和新古典主义的味道,不愧号称“北方的雅典”,有时候看完很多世纪以前的教堂,你甚至会有一些不安的感觉。从古堡出来,沿着一条一英里长的主街走走,旁边有很多博物馆和商店,尽头就是苏格兰议会大厦和女王住的宫殿。 议会大厦是木材和水泥汇合的奇特设计,里面允许有人参观。有名的水果市场画廊就在火车站的旁边,里面正在展览一个美国画家的作品,他的绘画融会了漫画式的魔幻想象&涂鸦的随意感。

回来的时候,坐火车从爱丁堡倒纽卡斯尔看一个朋友,下着雨,窗外的海是灰色的。

见到Michelle,她带我去看她最新的项目,负责AV Festival的一部分工作。随后去了BALTIC,这个面粉厂改建的当代艺术中心是英国少有的很好的展览空间,一共四层,每层是一个国际艺术家的个展。印度艺术家GUPTA的不锈钢装置很棒,还可以移动,感觉国内艺术家的语言和西方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分页: 1/2 第一页 1 2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