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
无措亭边竹无孔
见雪封

进出的氧弄醒了
冰琵琶

抱柱只听采茶曲
太极琴
弹出些龟蛇

松下只识广陵散
竹喇叭
叫醒闭关的达摩

哑石头
湘妃泪染满窑瓷
面壁无声笛自鸣

找到鹤骨塔
吹一个徵音
Dec 2
在等高线上放烟
煮开水
凿冰川为窟

铸剑的人为陨石雨而来
心铁如城

化石树
刺骨鱼

闪电标枪一样投过来
钻石骷髅
雪崩中完成殉葬

炼丹的人如汞
温度计也无法组织

盐奖杯
风沙春

行军千里只为校准
你心中的轨道

铸剑的人没有温度
没有燃烧点
Dec 1
守宫瓷
陵里的塑料俑受热
才会起耀斑

烧制骨骼的窑
陷入到地墁
梅花桩上站着青花水手

剥玻璃 只找到绿锈
单杠塔 双杠塔
守着舍利子

采药者只见过古彩虹
揭开悬棺
只为饕餮纹的解药
Dec 1
就在一刻前,感觉到了风,是的风,从树梢掠过水库,从猩红的风筝到亭子后的龟背上,我在手里玩着一只小石块,觉得像玩着电话的听筒,心理默念着一个号码。

过去我打过无数次这个号码,也就是你的号码,你也一直用着这个号码,没有变过。

这只小石块过去一直浮在天池的水面上,或者已经飘到了岸边,它是火山熔岩所形成的,重量很轻,整个表明布满了透气孔。当我在岸边捡到它的时候,望着对面山上的积雪,没有感觉到周围有任何动物。

即使在树林中也没有听见任何鸣叫。我被盘山公路缠的紧紧的,没有任何呼吸,只有这个号码像爬行动物一样出现在我挣扎的记忆里。

记得坐火车我经过很多次隧道,风在耳边忽忽忽的,时间仿佛在等待着光再一次来临,你模糊的脸庞像鳞片一样飞来,像鳞片一样飞去。

直到昨天下午,我在一个站台上才找到一只相似的小石块,不过仔细看后,我觉得它竟然像别人扔下的塑料残片。
Dec 1
干眼泪
掉队的人暖器一样来临

怕风追
珊瑚龟

沙在磨佛像的眼
沙在梳树干

葫芦腰
月牙刺

掉队的人像失败的蚕
被丝绸抛弃

在寒武纪等你
只有鹦鹉螺陪着

赶骆驼
衔玉环

马蹄的测距仪
扫过党项墓

掉队的人
不想过火焰山
分页: 17/60 第一页 上页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