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1

灵魂无须安放

李京淑

北京科技报 2009-08-03 10:18


我们不必恐惧“无意义”,事物的最基本形式往往都是简单而苍白的。


“如果生命的90%都毫无意义,那么我们该如何安放落寞的灵魂?”马永峰思考的命题,乍听起来的确缥缈而玄虚。

眼下,他的3D动画装置作品——《透明是错误的》正在偏锋新艺术空间的“在”抽象艺术群展中公开亮相。紧盯着那些缓慢转动的不明物体,有人混沌了,有人厌倦了,亦有人顿悟了。“好极了!”在心理专家看来,每一种感受都是基于“无意义”的全新升华。

记者对话

记者:这部作品表达了怎样的主题?
马永峰:《透明是错误的》投影于巨大的黑暗空间,在1分30秒的光影效果中,你会看到许多带着光晕的扁圆形物体,或失重悬浮,或缓慢地从一个点游移到另一个点。单从视觉角度而言,这件作品几乎没有任何意义。但如果你能在凝视中渐入一种冥想状态,或许可以体会出事物在“有序”、“无序”间转换的自然法则。

记者:我们该如何理解那些“扁圆形物体”?
马永峰:它们是我从生活中提炼的符号,有点像围棋棋子,有点像西药药片,如果褪去这些“现实概念”,则更近似于构成世界的基本物质形式——原子。创意灵感源于一张照片,当时我偶然间用相机拍下台灯投射的圆形光影,当这种光影被大量复制并转化成三维形态时,你会惊异于日常事物不为肉眼察觉的巨大能量——本身再微小,也自成一个宇宙。

记者:这种能量因何很难被自然感知?
马永峰:人们往往坚信“眼见为实”,但很多时候,视觉是一种奢侈。自然界包括实物、气味、液体、情境、时刻等多种存在形式,其中仅凭肉眼定义的成分微不足道。比如一道强光打在脸上,那一瞬间的视觉其实是很抽象的,反而不如眼睛被刺痛的“触觉”来的真实。

记者:我们是否该重新审视熟悉的一切?
马永峰:剔除人类消耗在“吃、喝、拉、撒”上的时间,余下90%的生命其实都是无意义的,因为我们并没有为“必要生存手段”付出“不能省略”的努力。于是“如何填充这90%”成为每个人毕生研习的学问。

我们不必恐惧“无意义”,事物的最基本形式往往都是简单而苍白的。就像当初苹果掉在牛顿头上,这个偶然的瞬间如果没有衍生出日后的力学原理,那么本身也是无意义的。让一切变得不平凡的,是敏锐的心灵。
心理分析

用“无意义”的影像激发“有意义”的冥想,马永峰的“游戏”着实有些冒险。他用自己提炼的符号追问世界的本来面目,当物质简化到一定程度,视觉、听觉、触觉的无力感就会凸显出来,然而由此产生的“混沌感”、“厌倦感”或者其他感受则恰恰说明,你的心灵已然不再“退居二线”,你对于世界的解读开始充满惊喜。

http://bjyouth.ynet.com/attachment.db?54884883
Tags:
发表评论

昵称

网址

电邮

您也可用OpenID登入: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登入]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