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

《男人装》访谈

mayongfeng , 20:10 , interview | 说话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1819) , Via 本站原创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马永峰:忘记艺术再搞艺术

艺术家马永峰和我们讲如何在洗浴中心和万米长跑之后进行艺术创作,以及忘记艺术之后再搞艺术

《男人装》杂志  2010年12期

F=《男人装》, 马=马永峰

F:我们认为艺术家干的事就是把东西搞大,比如世界上最大的桌子,最长的椅子等等,它们在某种情态下成了艺术品,你认为呢?

马:哈哈。按这个逻辑可以做一个比喻,把女人肚子搞大了就是装置艺术,那么搞大之前引入的思考就是观念艺术。我发起的“FORGET ART”是希望艺术家能够“遗忘艺术”,也就是摈弃这些僵化的艺术形式,通过对现实生活中的一些看似琐碎平常的事件产生微小的影响,引入对其背后的思考。

F:在你创立FORGET ART这个项目之前发生了什么,你到底想干嘛?

马:从艺术品开始像白菜萝卜一样地被叫卖,批量生产,艺术就没了应有的简单淳朴。当然,光痛心是没有用的,我希望这种情况能够发生改变,但又不想强行改变。的艺术品被消费市场所吞噬,虚假繁荣的表现之一就是艺术品和白菜萝卜一样叫卖,艺术却在脱离艺术本身该有的简单淳朴。我希望这种情况能够发生改变,但也不想用正统的方式改变它,而是用轻松好玩的形式去影响它,所以发起了“FORGET ART”这个项目,让有想法的年轻艺术家不要受制于框架、形式和体制。

F:我们理解你发起的“FORGET ART”是对以往艺术形式的颠覆与背叛,这算自废武功吗?

马:“FORGET ART”意为遗忘艺术,忘掉当代艺术的既有形式、体制,通过遗忘艺术来获得艺术。所以艺术应该尽量减少人为的干涉,把观念退还给物质本身,艺术的初始状态才更接近艺术本源,而你只不过是发现了它而已。这个世界的创造能力比艺术家更强,如果你要特别强调自己创造一个什么伟大观念,上帝也会发笑。关键是如何培养你发现的能力,这比自己去创造更重要。

F:具体说说,你都做了什么?

马:我邀请在北京三十几位艺术家在草场地的一家浴池进行了一次艺术活动,这个空间比画廊更有趣,有艺术家男浴区里的按摩床上放着一只猫和一只狗,它们被注射过药物,安静地待在一起,这是他的作品《拘留》;还有艺术家留了一个精致的小型纸工多面体在浴室,在混乱的环境中展示着自身精准的空间规划;桑拿间的碳炉上方吊着一个环形灯管,像UFO吗?对,这也是一件作品,就叫《UFO》。

F:浴室……其实读者更关心你们在女浴室都干了什么?

马:有一位艺术家在女浴室把女人沐浴的整个过程录音下来,在活动现场放大音量播出;还有人把女浴室墙上的“小心地滑”改成“小心他们”。观众也非常配合情景,好多穿着浴袍就过来看活动了。这是我希望看到的,幽默一点,轻松一点,同时作品不要太干预空间本身,也就是我强调的“微干预”,它可能是作品也可能不是,处于一种模棱两可的状态。

F:你的很多作品都来源于对日常生活细节的介入,你从中有什么收获?

马:有一天我在街上走,往地上吐了口痰,我突然想等它变干了再走。吐痰也就一秒钟,等它晾干却要一个小时。别人以为我在等人,事实上我在让等待的经验通过这个方式释放出来。
人的生命大部分都在无聊中度过,吃饭睡觉工作,这占据了你大部分时间,也许无聊的等待中会让你达到一种放空的状态,它帮助你从另外一个维度认识无聊这个人生最基本的经验。

F:在艺术家特别关注作品影响力的大背景下,为什么你用“微干预”的形式弱化你的影响?

马:“微干预”是因为很多事物的改变都是从微小的趋势出发的,我们通过为微弱而不是强烈的干预让事物内部呈现出一种感觉不到的荒诞。艺术家有时需要偏离这个社会的正常轨道,和社会有距离,去观察事物的结构,抽离出一些东西,美才能呈现出来。

F:似乎生活中任何一个稀松平常的行为都能在你这里“被艺术”

马:是这么回事儿,比如今天的采访,如果过一年以后我们再来到这里重新再来一次,这就是艺术。我们不可能在没有准备的前提下把一年前的内容无差错地重复一次,所以我们需要背词、对词、彩排,这就像一场贫穷的戏剧,也许话剧的雏形可能就来自两个人寻常重复的聊天。这就是“FORGET ART”的精神,你也许觉得很荒诞,但事实上我们可能在探讨时间和记忆的关系。

F:下一个项目,你想怎么干?

马:我想找十几个艺术家,先告诉他们想法,你们要做怎样的作品。然后撒出去跑个一万米,你知道一万米的距离杜宇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人来说都是很大的挑战,对于这些笨手笨脚的艺术家们也许就是噩梦了。我在想,很多艺术作品都是艺术家情绪亢奋时创造的,而我想知道身体在无意识时的状态是怎样。所以我让他们的体力达到极限,接近一个放空的状态。然后去采访这位长跑过后濒临无意识的奔跑者,看他在这个状态下对之前设定的作品会不会有更新的想法注入进来。

F:这么折腾下来,你是想得到他们的“遗作”吗?

马:哈哈,这个项目传达的概念是人对世界欲望太多,想法太多,这是不正常的。我们不要让自己太满,太快,让大家有时间体验空的状态,此时的“FORGET ART”在帮助艺术家接近这种感觉,这一刻的感觉微妙而且敏感的。就像《盗梦空间》一样,以前觉得是生活的一个层次,在放空的这一刻对事物的认识会马上立体起来,我们不该只看到世界虚化的一面,也许我们也可以去看看另一面。


发表评论

昵称

网址

电邮

您也可用OpenID登入: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登入]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