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0

九月蠢事—— Conscious Folly 2012青年策展人项目

mayongfeng , 20:33 , art | 走秀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10874) , Via 本站原创
2012年的上午艺术空间的青年策展人合作项目邀请了策展人黄乐。
9月8日,下午5点到8点。邀请您来

九月蠢事 —— Conscious Folly 

九月蠢事鈥斺 <wbr>Conscious <wbr>Folly <wbr>2012青年策展人项目


参展艺术家:姜鹏、廖斐、刘辛夷、马永峰、双飞艺术中心、宋拓、唐狄鑫 
策展人:黄乐

开幕时间:2012年9月8日,星期六,17:00 
展览时间:2012年9月9日至10月21日
展览地址:上海 静安区 奉贤路 50号B (近石门二路)

小说《1984》在20129月停在了第139页,“蠢事啊,蠢事!自觉的、无缘无故的、自招灭亡的蠢事!XX可能犯的罪中,数这罪是最不容易隐藏的。”

作为不易被消化的自然人,这些艺术家制造的东西也是难啃的,就像温斯特警醒发觉却一步步躬亲就范的“蠢事”。不论他们是否具备某种参与社会政治的理论或策略,甚至不确定他们是否会将预先谋划,但这些艺术家们的行动、语言和状态已经暴露了他们的倾向和愿望。然而,面对现实的蠢事,“艺术的蠢事”仅是一种修辞。艺术史已经简明有效地完成了对这种“修辞”的分析和分类,当一切都可归作某种“艺术家传奇”、或边缘文化材料时,艺术中的自寻烦恼、徒劳无功、伴随着伤害和非议的等等也可以被阐释成审美的形式和某种才华天赋,“蠢事”就这样被消化了。

“九月”就是现在,但随即也将成为过去,像射线一般的轨迹。“九月蠢事”是以“有意而为的蠢事”之名进行的一场集中预演。展览仅是一次短暂临时的聚集,来自北京、上海、杭州、广州的参展艺术家及艺术家组合以各自的方式投入,在既有的语法和形式中,以“蠢事”为方式也许本身就是作茧自缚的限定,正基于此,蠢事开始发生。置之事外地观看蠢事,或许与观看滑稽剧无异,末了,抱以鼓掌感叹,“噢!你真笨;谢谢你,就因为你是个笨蛋!”;而从艺术的内部,当然,并不存在“置之事外”与“艺术之内”的简单二元,以“温斯特式”的蠢事为契机是一种策略,这是一个试探倾向、明晰自性的过程。



“九月蠢事”就是一桩漫无边际的蠢事,在这之前,让我们向曾义无反顾办了蠢事的前辈们致敬;与此同时,我们向在其他各战线忙活着蠢事的亲们问好。“九月蠢事”9月8日下午5点至8点,自寻烦恼、徒劳无功、破绽百出的蠢事,就在上午艺术空间。

在这里一定要提醒大家的是,展览里呀真没有“蠢事”。双飞兄弟们从北京、杭州赶来上海汇合,因为他们日夜惦记着仓库里一批优秀的艺术作品——它们出自默默无闻的杰出艺术家之手,却只能放在暗无天日的小房间里。双飞艺术中心表示他们不能坐视不管,要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这批作品争取应得的机会。展览开幕5点至7点间,上午艺术空间将直播双飞艺术中心这一旷世之举的全过程,他们会成功吗?那些传奇的艺术作品将会迎来出头之日吗?届时,让我们共同关注。
 
唐狄鑫估计是要给自己在这酷暑制造一个绝对纳凉方案。从“卧轨”到“背着石头下河”,从《我马上回来》到《飞》,对他时隐时现的接近危险、和身体本能极限的欲望,让人不得不揣测:唐对恐惧、疼痛的忍耐能力是否高于常人?但在此次展览上,唐狄鑫也不再干“蠢事”啦,他还好好地让自己凉快了一把。
 
刘辛夷自述他“感兴趣于当代条件下的政治体验,观察其中的逻辑困境,开展对政治常识的创造性考察”,如果说刘辛夷今年6月在空白空间个展“探员L”呈现的是一份来自异空间的地球政治调查报告,那么,近期L的工作又有哪些新进展呢?9月,他将新鲜出炉两份展现当代国际政治关系的新材料,这两个看似微不足道的日常一瞥得来实在不易。
 
雷州青年宋拓,出自公务员家庭,前段时间他创作了好几件关于公务员的作品。他以个体方式深入公务员方方面面,终于为我们探得诸如公务员的形象法则、公务员的小秘密等让人唏嘘的独家资料。尽管没能成为公务员组织中的一员,宋拓在精神情怀上无疑已经不是公务员胜是公务员了。今年,他为北京市国子监胡同居民评选了十大优秀医生排行榜,便民惠民。此次展览,他将与我们分享一个可能成功保卫了广州城市公共安全的优秀事迹案例。
 
马永峰原本已经具有某种成熟的摄影和录像艺术家面貌,2009年他发起了一个以“游击性介入”项目为基础的机构——Forget Art, 而他也开始了另一种方式的个人创作。他一方面保持业余性的创作状态,施行了一批以情境为媒介的“微干预”项目;另一方面马永峰的活动关注整体环境,具有某种独立的社会性。经过反复试验,此次,他将在上午艺术空间这个独特的地下室,为不久前发生在北京的一次灾难创造一个纪念的形式。
 
姜鹏无时不在推敲着“语言、主体、权力”,谈话还没开始他就要先强调一番“我”的代表者,这样谈话才会生效,往往每一次的“我”都不尽相同。没人知道他颠覆语言的权力之后语言将是什么。姜鹏还是一个两岁孩子的爸爸,在陪同孩子认知学习这个世界的过程中他越发觉察到人的主体意志的形成与“囚禁”。展览上姜鹏设计了一款文字游戏《Word Search》,在能辨识某些单词的前提下进入游戏,search行为与知识的关系将在找到答案之后被怀疑。
 
廖斐竟然对物质抱有疑问:物质真的只是物质吗?物质真的无关于意识、无关于其他的事物吗?廖斐在胡塞尔曾做过的一个证明所有事物是一个整体的简单推理中,竟体验到这个论证充满轻巧的美感,他说,恐怕物质也远比我们所能想象的极限更加的轻盈吧。展厅中,他在一堆煤球上插了一根灯管,然后,灯管亮了。
 
“蠢事啊!蠢事!自觉地、无缘无故的蠢事!”
 
最后还需特别提醒的是,这个展览里满满当当的都是蠢事。自寻烦恼的、徒劳无功的、伴随着伤害和非议的、破绽百出的比比皆是,然而查看这些蠢事的事由和过程,往往比其他安全的素材更让我们亲近中国的当代。“九月蠢事”即将展开,在这之前,让我们向曾经义无反顾办了蠢事的前辈们致敬,并向在其他地方忙活着办蠢事的朋友们表示问候;如果你遇到冒着傻气还散发着光芒的艺术家,不妨告诉他,“噢!你真笨;谢谢你,就因为你是个笨蛋!
发表评论

昵称

网址

电邮

您也可用OpenID登入: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登入]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