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6

情境排练者,抑或对稍纵即逝时刻的重新还原?

mayongfeng , 23:05 , art | 走秀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615) , Via 本站原创

马永峰


不存在与图像或理论无关的实在性概念。 ——霍金


There is no picture- or theory-independent concept of reality. ——Stephen William Hawking


杰夫•沃尔(Jeff Wall)通过摄影所进行的“情境排练”完全不同于亨利•卡蒂埃•布勒松的“决定性瞬间”,他的作品再观念化了摄影术发明初期对于绘画传统的借鉴,通过充满歧义、指向暧昧和触发叙事的电影式图像丰富了摄影作为当代艺术的复杂性。与此同时,杰夫•沃尔摄影中具有移情作用的戏剧性冲突,艺术史上的图像参照,类似纪实摄影的手法,对微妙细节的敏感性,电影制作式的拍摄以及广告灯箱的展示方式始终交织一起,目的只为对头脑中萦绕不去的瞬间和情境进行精心的还原和排练。



从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杰夫•沃尔开始其艺术实践,从那时候开始,一群联系松散的艺术家逐渐围绕着他建立了后来被称之为“温哥华学派”的摄影团体,包括Rodney Graham , Ian Wallace等。1982年拍摄的作品《模仿者》标志着杰夫•沃尔电影式摄影风格的成熟, 这件作品反应了潜存在加拿大不同种族之间的社会冲突;1989年拍摄的《爆发》描述了亚裔制衣工厂中发生的劳资冲突和剥削;2015最新拍摄的作品《倾听者》则是从新闻报道中的人质事件获取灵感进行重新拍摄,以更加纪实的手法、不稳定的画面试图重现这一残酷的场景。


以上几件作品延续了杰夫•沃尔对于转瞬即逝的悬置情境的迷恋,同时也质疑了所谓的现实真实和摄影真实,艺术家挪用艺术史的图像(卡拉瓦乔、维拉斯贵支、德拉克洛瓦、马奈和葛饰北斋)和文学叙述传统(例如卡夫卡、三岛由纪夫和艾里森)重新建构了一种美学意义上的拟像真实。这种真实建立在艺术家融合了角色扮演、电影布景、团队制作和数字化后期制作之上,这种以“单帧电影”为特征的图像使得当代艺术的景观时间凝固在一种具有古典气质的舞台感之中,对情境的捕捉和重新排练从此深陷于这种景观时间之中。



当图像成为一种负担或者图像瘫痪在图像之中,整个图像事实上面临一种整体的失效,图像不再成为图像本身,而是自身在吞噬自己,将自己囚禁在数字化图像泛滥导致的美学疲倦之中。杰夫沃尔似乎却在逆流而上,飞蛾扑火一般的投入到将当代生活剧场和消费快照重新提炼、转化为绘画和文学传统的经典图像和形而上学的层面的思考。苏珊•桑塔格在她2003年的《关于他人的痛苦》一书之中提到杰夫沃尔1992年拍摄的《死亡士兵的谈话(想象1986年冬天一支红军巡逻队在阿富汗莫科尔附近遭伏击后的情景)》其思想深度和力量堪称楷模,这件作品显然受画家戈雅的启发,血腥的仪式和对话情境的排演将战争的恐怖和残忍推到极致,令人过目不忘。


当然这得益于杰夫•沃尔的深厚的艺术史和叙述文学的修养,1970年他的硕士毕业论文题目为《柏林达达和语境观念》,后来又专门从事马奈绘画研究,同时他还发表了很多研究其它观念艺术家的文章。同时在他的作品之中可以强烈地看到文学名著传统的影响,比如说他受美国黑人作家拉尔夫•艾里森小说《隐形人》影响创作的大幅摄影作品,该作品表现一名黑人男子在地下室埋头写作,虽然头上有上千盏电灯照明,但观众仍然能感觉到这位男子的孤独。通过舞台背景的搭建和人物表情、姿势的上百次排练和调整,杰夫•沃尔以一种类似苦行的导演方式固执的完成他的叙事性图像的创作,观众可以从他的静帧情境之中随意展开情节的书写,从而完成自我叙事的革命。


和同时代的摄影家相比,安德雷斯•古斯基的根治于德国传统的新客观主义摄影真实的再现和批判了后资本主义的消费景观,辛迪•雪曼的“扮演摄影”则从女性主义的视角审视了好莱坞电影之中女性角色的变化和身份的漂移。而杰夫•沃尔通过精心排练的情境和对微妙时刻的敏感把握,以对经典艺术图像的挪用和激发叙事性的画面不断的抵抗自我抵消的图像世界和数字影像的全球殖民。



杰夫•沃尔

2015年12月11日至1月23日


香港白立方的开放时间:

星期二至星期六上午11时至下午7 时

香港干诺道中 50 号

+852 2592 2000

whitecube.com/hongkong


发表评论

昵称

网址

电邮

您也可用OpenID登入: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登入] [注册]